λãҳ > >

社科院反垄断专家张昕竹:我只为高通工
ʱ䣺2019-06-11

ȻҲƼѧ϶󲿷˻ҪͨԵʽеԴڱ֮ǰһҪԼһƥҪ˵ĶһЩ͹۷ЩҪָǴұԸҪרҵһdzķչҸְʿôҾͿѡһʽѧϰҪǶڴҿһҲоʵҲûбıҪְʿķÿһ궼һ᲻ᷢ仯һְо֮ѧи׷˾ͻȥְʿҲDzѲѧϰҲְܵʿķDzÿһ궼һ᲻ᷢ仯ҪȷһܶԺУְʿǴ󲿷ԺУշʽѧҲԺУõ˵߿϶Ҳǹ̶һǻᷢıҲ˵ݴҵԼпѶȵⷢıԴҪְʿĻҪǰ˽һǰĿԵķ߼ڶٷȻϸжԺУĻڴһµжڸϰʱͻӵôһʵ˵ڷߵʵҲùĵΪߵĸıǶÿһ˵һ˵ֻһ˷˸ıԴҶûʲôõĵֻҪԼó˾Ϳ㿼һô۷Ƕ㶼ְܹʿ

ҵĿôԴⳡôԴǶܵҲ˵ıֶһʶһѡΪñʽһܾ׼׼

社科院反垄断专家张昕竹:我只为高通工

2014月,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公开指责高通是专利流氓,通过差别定价或高额许可费获利。面对全面爆发的危机,高通部署了积极的防御战略,包括聘请008年起草中国反垄断法的经济学家张昕竹,希望证明该公司并未违反反垄断法?/p>张昕竹是中国反垄断咨询领域最顶尖的顾mdash;收费也最贵,他承认每小时费用高达800美元。作为中国社科院的一位经济学家,他拥有图卢兹大学的博士学位,师从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让·梯若JeanTirole)990年末回国后,张昕竹起草或协助起草了当今中国的多部经济法规从反垄断法到电力市场改革方案/p>他还曾是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由于他同时还向遭受反垄断指控的企业提供高额咨询服务,所以似乎与这一职位的职责有些冲突?/p>北京的一位外籍律师表示,高通决定聘请张昕竹是一?ldquo;冒险的对抗性措?rdquo;,尤其是因为他曾经有过反对政府决策的前科他曾经批评政府在实施他参与起草的法律时存在选择性执法/p>张昕011年发起的这番批评已经引发了发改委的不满。所以当他和两名美国共同作者今月提交论文为高通辩护时,便立刻被指其行为与职位存在利益冲突吃里扒外。张昕竹随后也因违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纪律被解聘/p>许昆林去月表示,根据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的纪律,张昕竹已经严重违反了最基本的规定?/p>张昕竹表示,他的家庭已经遭受ldquo;后果。尽管他没有明确具体ldquo;后果是什么,但却同意对《金融时报》直接澄清一些问题?/p>我的多数朋友都说,这不是好主意,我应该保持沉默?rdquo;他在北京住所附近的一处星巴克咖啡厅里接受采访时说ldquo;但我没有利益冲突,因为我只为高通工作rdquo;他补充说,他在反垄断委员会的职责并不涉及为发改委提供案件咨询,而且所有的委员会成员也都担任私人顾问。这一说法得到了另外一名专家成员的证实/p>高通否认与张昕竹存在任何直接财务联系,后者受雇于芝加哥咨询公ldquo;全球经济集团(GlobalEconomicsGroup)/p>高通当时说?ldquo;聘请经济学家为反垄断部门提供这类经济分析,在中国及世界各地的政府调查中都是常规做法?rdquo;张昕竹认为,批评政府才是他被解聘的真正原因?/p>对于他所创造的反垄断法,张昕竹现在怀有爱恨交加的复杂感情ldquo;105年前,政府希望展开真正的实验rdquo;他说。但如今,他们已经构建了一套精细的检查和平衡体系,将它打造成了一根行政大棒,确保其实现自己想要的结果/p>大家都不敢认真辩护。高通是第一家这么做的公司,所以才会让发改委如此恼怒?rdquo;他补充说/p>发改委否认其存在偏见,他们表示,由于工作繁忙,所以不可能针对外国企业设计什么阴谋,只会在收?ldquo;有根据的投诉时展开调查?/p>张昕竹也表示,他不认为发改委对外资企业存有内在的偏见,也不相信这是民族主义使然。但他认为,这些调查源自中国企业与国外竞争对手之间不断加剧的竞争?/p>由于司法程序仍在进行中,所以高通拒绝回答与本案相关的问题。该公司称:我们将继续与发改委合作?rdquo;

һ ͯۺ̽Ŀ һû

ӭСѧ

www.33588r.comСѧ-